1. <code id="zb3gr1"><div id="zb3gr1"></div><sup id="zb3gr1"></sup><tt id="zb3gr1"></tt><sup id="zb3gr1"></sup></code><fieldset id="zb3gr1"></fieldset><fieldset id="zb3gr1"></fieldset><fieldset id="zb3gr1"></fieldset><center id="zb3gr1"></center><option id="zb3gr1"><select id="zb3gr1"></select><i id="zb3gr1"></i><em id="zb3gr1"></em><code id="zb3gr1"></code></option><em id="zb3gr1"><del id="zb3gr1"></del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 id="zxixy6"></tr><pre id="zxixy6"></pre><acronym id="zxixy6"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d id="zxixy6"><ul id="zxixy6"></ul><blockquote id="zxixy6"></blockquote><tt id="zxixy6"></tt><optgroup id="zxixy6"></optgroup><div id="zxixy6"></div></dd><blockquote id="zxixy6"></blockquote><div id="zxixy6"><ins id="zxixy6"></ins><li id="zxixy6"></li></div><fieldset id="zxixy6"><del id="zxixy6"></del><ul id="zxixy6"></ul><option id="zxixy6"></option><button id="zxixy6"></button><code id="zxixy6"></code></fieldset><button id="zxixy6"><optgroup id="zxixy6"></optgroup><u id="zxixy6"></u><strike id="zxixy6"></strike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站內公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全訊網新2,島城的雪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新聞來源: 支付寶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發布時間:2020年01月24日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點擊量:660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羅源行,在深秋:天陰沉,風蕭蕭;有點涼,不算冷;偶有小雨,淚濕車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往返途中,大地、山川在車外快速閃過,撲入眼簾的景色金黃翠綠、秋意正濃,令人賞心悅目、心曠神怡。間或有秋風細雨,又有何妨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路邊山坡上,柿子和柑桔碩果金黃,成熟、燦爛,挂滿枝頭,色澤靓麗、暖意洋洋,釋放著甜美、芬芳,誘惑你的感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野上、梯田裏,水稻穗實飽滿,隨風蕩漾,澄黃翻作浪,點頭彎腰、笑意盈盈,沉浸在豐收的喜悅中。農民已在或正待揮鐮收割那金燦燦、沉甸甸的稻谷。秋收後的田地,行行稻茬,不盡綿延,依然金黃一片,似乎仍在悠然自得地延續和享受那春華秋實的快樂與溫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說果實和稻谷的金黃是秋天的主旋律,那麽山野和草木的翠綠則是南國四季的主色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無論秋冬,南方、尤其是福州一帶,漫山遍野、滿街串巷,通常仍是一派迷人的綠。即使在最爲嚴寒的日子裏,雖是冷風勁吹,有些寒徹入骨,青山、碧樹和綠葉也不會從你眼前消失,依舊洋溢著盎然生機,煥發著她那強大而蓬勃的生命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寒冷、蕭瑟和蒼翠、碧綠,就這樣似乎有些矛盾、卻不可離分地統一和交融于南國的秀麗山川、繁華都市和偏僻村莊,正是:幾度夕陽紅,青山依舊在;幾回秋冬至,碧樹仍不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全訊網新2想,這主要得益于這片多情而神奇的土地,大量生長和廣爲種植的,多是常綠樹木。我所知道的這類樹就有:榕樹、樟樹、松樹、杉樹、紫荊樹、相思樹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銀杏和刺桐等樹種,無論在生長在哪裏,都終將隨著季節變化,遇秋風而黃熟、隨秋風而凋零。滿地落葉,缤紛成茵,常會勾起你或濃或淡的絲絲愁緒,任那惆怅和傷感不經意間湧上心頭,別有一番滋味,供你細細品嘗。好就好在,她們爲數並不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還有那曾經青翠欲滴的楓葉,也多半會被秋風吹得熟醉。那深淺濃淡不一的紅顔,雖非都經霜染,竟也勝于二月花,點亮群山,燦然入眼。萬綠叢中一點或數點豔紅,恣意燃燒火熱和激情,使秋冬不再是一成不變的綠色,也不再總是蕭瑟淒清,而擁有和奉獻那別樣的明媚溫暖和詩情畫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有那隨處可見、不擇地而能茂盛生長的蘆葦和芒花,進入秋冬,也迎風綻放。路邊、地頭、荒野、山坡,一朵、兩朵,一簇、兩簇,一片、兩片,乃至如稻浪翻湧、似麥菽成海,于天蒼蒼、野茫茫中,連成汪洋一片。這些不能收獲和食用的花朵,竟也成爲秋天最好的象征、最美的景象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以爲蘆葦只生長在水中,其實距離江河湖海頗遠的地方,無論灘塗、岩岸、土坡、高坎,還是附近的山巒,往往都能驚喜地看到她們頑強生存的身影,欣賞到其縱情開放的花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這裏所看到的蘆花,較爲纖細、柔弱,顔色也不是白的,而是帶點兒淡青,像女孩子的秀發、劉海,雖然身姿挺拔,卻又俯首低垂,勾勒出一道道優美弧線,隨風搖曳、搔首弄姿、妖娆多情,默默共享秋光,無聲傾訴柔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芒花則更隨處可見,多呈紡錘形,稱其爲圓錐形或寶塔形亦可。你可能以爲,芒花白如雪、輕如絮。其實,剛開放的時候,芒花通常爲淺紫色或紅褐色,像旗幟高高飄揚,寫滿秋意,彈奏著美妙韻律。其花絮密集繁多、花枝豐滿潤澤,又像成熟、雍容的少女或少婦,因吸收春夏的和風暖雨、天地精華而出落爲天姿國色的美女,顯露出高貴而美麗的風韻和氣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無數紫色的芒花,悠由自在、鶴立雞群,怒放在秋原之上、山野之中叢叢簇簇的芒草間,盛開在賞不夠秋色的你我眼前,不是秋實,勝似秋實。風動花飛,綠色世界和清秋原野,便連綿不絕、傲然傳送那勝似春光的縷縷溫馨、點點柔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那洋紫荊,入秋之後,雖仍一如春夏,枝繁葉茂得似瀑如蓋,忠誠而執著地傾瀉一片綠、遮擋一片陰,此時竟也能舍芳華,放飛出蝶兒般的紫紅花朵,在軟軟、長長、綠綠枝葉間,化作美麗精靈,輕快地歡舞、跳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樣說來,南國之秋,有青山碧樹,有累累碩果,也有堪比春花的楓葉,還有美麗的蘆花和芒花,以及洋紫荊等姹紫嫣紅的花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于是,福州的秋天不止是金黃翠綠,亦五色斑斓、浪漫多彩,就算有一兩種或幾種樹木會落葉飄零滿地,也不至于變得那樣寂寞、單調和肅殺、淒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近幾年,青島的冬天是乏雪的。不知是大氣臭氧層的破壞,還是人類對地球植被的濫伐,總之,很少見到雪。對一個城市來說,無雪是缺少情調的。青島是海濱城市,有東方夏威夷之稱,不乏阿娜多姿的建築,也不缺浪漫多情的山色海韻。但是乏雪就像絕色美人少一點浪漫一樣。人是喜歡懷舊的,其實懷舊不是壞事,是人的真情實感的流露,于是就有懷舊情結,這情結的另一端系在逝去的歲月中。其實,青島原本不缺雪。記得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,乃至七十年代,很值得對雪的回味。農諺說:十月(農曆)天,猴子臉,說翻就翻。那時,過了立冬,天氣就變化多端,特別是“大雪”之後,有“大雪不封地,過不了三五日”之說。有時上午還豔陽高照,下午就朔風漸起,烏雲密布,傾刻間,紛紛揚揚飄起鵝毛大雪;一個時辰之後,老天似乎覺得心太軟,一發怒就刮起尖利的西北風,而且裹著沙粒般的雪,抽打在人的臉上針刺般的疼痛。有一次,正是下班時間,雪下了薄薄的一層,我踩著積雪,裹著大衣,縮著脖子,匆匆往家趕。回到家,妻子爲我端上熱氣騰騰的飯菜,燙上一壺小酒,說:“喝盅吧,暖暖身子。”頓時,我感到熱乎乎的,那種溫罄的感覺油然而生。此時我想起了白居易的詩句:“綠蟻新醅酒,紅泥小火爐;晚來天欲雪,能飲一杯無?”那些年,房間既沒有暖氣,也沒有空調,取暖靠煤球爐子。圍爐飲灑,聽著爐內煤塊噼叭響聲,看著火苗像蝴蝶飛舞,喝酒吟詩,有飄飄欲仙的感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雪又是不速